通山:能人返乡 千亩荒山披绿装

07-10 13:27   云上通山  

这是幕阜山深处、富水水库旁的一个山村。卢晓芳半卷着裤腿,踩着一双解放鞋出现在记者眼前。

在她身后,是披上新绿的千亩山林。

△图为:卢晓芳带领乡亲们苦战,昔日荒山,今日披绿。(受访者提供)

她拿出自己昔日的照片。照片中的女子皮肤白皙,喜欢带珍珠耳环,喜欢每天换各种美瞳,喜欢身着飘逸长裙带孩子游山玩水。

如今,太阳晒出的黑褶子爬上她的脸。

开着跑车扛起锄头

卢晓芳原本在咸宁市通山县过着令人羡慕的富足生活:老公的修车行有6个铺面,生意火热;她自己还开着酒店。

2015年,30岁的卢晓芳做出一个惊人决定:回老家燕厦乡金坑村开荒。

“为什么返乡?”

“因为心底的一个梦。”卢晓芳敞开心扉。

金坑村在水库库尾,三面环山。山上是风化石土质,保不住水肥,满目秃岭。

△图为:开荒之后,卢晓芳在山头的果园丰收。(受访者提供)

“小时候,爸爸是油漆工,常年在外。姐弟三人,全靠爷爷和妈妈种一点小麦、红薯糊口。”晓芳说:“一旦涨水,小麦没收成,有时饿得哭。”

5岁那年,山洪暴发,家里一亩多田被冲毁。无奈之下,父亲带着一家老小去咸宁市咸安区汀泗镇租地讨生活。

离乡的一幕,深深印在卢晓芳脑海。

16岁那年,卢晓芳去通山县一家招待所打工,“我知道自己没文化,做得多就学得多,从配菜、点菜、上菜,到收银、洗碗、做卫生,都抢着做。”

2004年结婚后,她帮老公打理修车行,车行从一间铺面发展到4间再到6间。她自己也开花店、服装店,直到2013年盘下一家酒店,“我拼命挣钱,就是为心底那个梦。”

“突然回村,老公同意吗?”记者问。

她爽朗大笑:“这个梦很坚定。他知道反对无效,还不如在精神、资金上好好支持呢!”

怀揣100万元储蓄,卢晓芳回到富水湖畔,脱掉高跟鞋,跑车放一边,卷起裤腿、扛起锄头。

把南墙撞倒往前冲

大型挖掘机开进山村,整整3个月,在荒山上刨来刨去。

△图为:卢晓芳返乡开荒,身后是千亩荒山。(受访者提供)

山头的斑茅草十分顽固,越割越长、越除越多。乡亲劝她收手,“祖祖辈辈都没把这荒山怎么样,你一个小姑娘能弄好?”“这是烧钱啊,别不撞南墙不回头”。卢晓芳说:“我就是一个要把南墙撞倒还要继续往前冲的人。”

她到处拜师学艺,尝试各种方法,终于遏制住“疯狂的斑茅草”。

△图为:卢晓芳和乡亲们开荒。(受访者提供)

2017年,卢晓芳投入100多万元种植杉树,因干旱全部死光。“当时,我一个人坐在林子里,满脑子想的,不能这样算了!”卢晓芳咬咬牙,决定全部重来。

老人说,荒地得先种两年玉米、辣椒,改良土壤。蹲蹲起起栽了3天辣椒后,卢晓芳全身酸疼。老公接她回县城过周末,车停了她却因全身僵硬下不了车。3天时间,她躺在家里没出门。

△图为:卢晓芳(中间白衬衣)和乡亲们在荒山上劳动,中午一起在山头煮点米饭。

用韧劲与大山较量,卢晓芳垦荒1000多亩,种植油茶、松树、杉树、楠竹等,陆续成林。目前,常年跟她干活的村民约16人,高峰时有70人,年人均收入都在8000元以上。

“充电”逐新梦

蓝天白云,大山连绵。山头上,一面五星红旗迎风招展。

“这是我特意插到山头的。”卢晓芳说,她递给记者一张红军烈士证书。

△图为:卢晓芳曾祖父的烈士证书。

记事起,卢晓芳发现爷爷经常一个人坐在门口抽旱烟、叹长气。每次爸爸做完油漆工回来,爷爷就唠叨,“有没有打听到你爷爷的消息?”直到后来,政府送来一纸烈士证书,卢晓芳的曾祖父卢宪付,是红十六军战士,在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中牺牲。

燕厦乡紧挨阳新县龙港镇,龙港曾是湘鄂赣革命根据地鄂东南首府所在地。“我们村以前有一个红军兵工厂,曾祖父就此加入红军。”卢晓芳说,村子后面至今还有20多座无名红军烈士墓。

△图为:开垦千亩荒山后,卢晓芳特意插一面红旗在山头。(记者陈会君 摄)

“爷爷想给自己的父亲做一座衣冠冢,但直到他去世,这一愿望都没有实现。”卢晓芳说,每每想起这些就很难受,“那么多红军先烈牺牲,不就是为乡亲们过好日子吗!望着这面红旗,我什么烦恼都没有了,充满力量。”

2019年的一天,有人告诉卢晓芳,咸宁市委组织部、澳门永利402娱乐场在开展“一村多名大学生计划”,返乡创业青年可以申报,学制3年,免学费。卢晓芳如获至宝。去年9月,她如愿以偿,成为澳门永利402娱乐场现代农业技术专业的一名学生。

△图为:千亩荒山披绿。(受访者提供)

自从走进校园,卢晓芳像每天打了鸡血一样,“这是一扇窗,让我接触到更多专业知识,更坚定我们扎根乡村、带领乡亲们过好日子的想法。”

利用所学,卢晓芳打算发展林下经济,养松花鸡、竹林鸡、土山羊,还准备办山货加工厂,“收购村民的干笋、河虾、油面等特色产品,加工包装后,通过电商卖全国”。(记者陈会君 通讯员万平 杨乐)

来源:云上通山

(责任编辑:许鹏)